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青时间》

南京新闻调频FM106.9

 
 
 

日志

 
 
关于我

马青,南京电台新闻频率主持人。 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节目播出时间:早上8点半首播,晚上7点40复播。 FM106.9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真的需要言论自由吗?  

2008-10-09 13:02:20|  分类: 我的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崇年被打事件已经满网风雨,这两天,相关评论铺天盖地。抛开对阎崇年历史观点的争议,只谈打人事件的话,到目前为止,有三种主要的意见。一开始,评论观点集中在打人是绝对不可以的,学术观点是应该自由表达的。然后,发生了一些变化:打人仍然是不对的,但是,因为反对意见无法与之辩论,文学批评不能正常展开,草根没有说话的空间,百家讲坛并不百家,所以,才造成了阎崇年被打。接着,更进一步有人认为,阎崇年本人也应该在挨打后,反思自己的言论。请注意,我所说的相关评论是写成文章的评论,是不仅发表观点还进行论证的评论。在这些评论中,还没有明目张胆地支持打人者的。但是,网友们就不同了,为打人者叫好的大有人在,很多人如同打人者一样,事后大骂“汉奸”和“活该”。

我支持第一种意见,就如同我在节目片花中常引用的伏尔泰的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阎崇年的历史观点如何,我本人赞成或反对,在我们今天探讨他被打事件时,其实并不重要。如果我们追求言论自由的话,那么,我们就要学习言论自由的一个基本原则:哪怕是你视之为错误的言论,它也有表达的权利。所以,阎崇年的观点对错,和他有没有权利表达之间,是没有因果关系的。有人可能会引申到为纳粹张目的反人类言论上去,在某些国家,这类言论是受到限制的。在另一些国家,另一些言论会受到限制。但是,一种言论属于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不允许发表的特殊言论,需要法庭裁决,而不是你给他扣个帽子,他就非戴不可。所以,只要阎崇年的观点没有被上升到法律禁止的言论上去,他就拥有自由表达的权利,而这种权利是不容蔑视,不容侮辱,更不容拳脚相加!对阎崇年的拳头其实打在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今天如果你为阎崇年被打叫好,那么,明天,你就有可能因为某一个观点不被人认同,而被别人臭揍。如果你认为,观点错误的人就可以被打,那么,大街上将满是群殴的人。历史上,我们经历了太多可怕的言论禁梏,今天,那些叫好的人,是在用另一种方式试图重新戴上枷锁。
       
    所以,我坚决反对第三种意见。一个人因为观点不同被打了,却要他反思自己的言论,这中间暗含的逻辑就是,要想不挨打,就不要说错话。可是,我们如何判断自己的立场是正确还是错误?又以什么标准来判断?如果被打了,就要反思,那就是以打人者的标准判断是非了。那惨了,没有人能确保自己的观点不遭人反对,那也就意味着人人都要防着被不同意见的人扇耳光,要想不遭人反对,很简单,要不,就说一些永远正确的废话,要不,就永远闭嘴。

    至于第二种意见,我觉得貌似有理,其实经不起推敲。有人指责百家讲坛不百家,其实是一种误解,同样是讲清朝的历史,阎崇年和纪连海的观点就不尽相同,而他们又都有各自的拥护者和反对者。而在百家讲坛讲历史的其他学者也都曾明确地在媒体上表达过对阎崇年的不同意见。这些反对意见,没有被人看到吗?那些与阎崇年不同历史观的历史书都从书店里撤架了吗?还是说,阎崇年居然有这样的本事,他只要一发表他的观点,他就成了一言堂?或者,百家讲坛有这样的本事,只要在百家讲坛上发表了看法,就代表了绝对主流,代表了绝对真理,就占据了所有言论空间?无论阎崇年,还是百家讲坛,亦或是央视,他们有没有干预过别人的反对意见?或者说,他们有没有那个能力去干预别人的反对意见?批评百家讲坛的声音就从来不曾断过。那么,为什么看不到听不到这些反对意见呢?是看不到听不到,还是觉得己方意见不够强大,没有强大到让对方闭嘴的程度?那么,究竟是阎崇年在搞一言堂,还是反对者试图建一个一言堂呢?
   
    百家讲坛是什么?是一档电视节目而已,在全国上下众多的电视节目中,它只是其中之一,它不可能包罗万象,把所有观点都融纳进去,它也不可能从百家讲坛变成“大专辩论会”。如果我们套用这种逻辑的话,那么,百家讲坛上其他主讲人,讲史记的王立群,讲三国的易中天,讲收藏的马未都,他们都不能一个人站在讲台上,他们的对面都缺了反对者。央视的其他节目也都需要批判,所有请嘉宾来探讨某种问题的节目,都必须找到代表不同意见的专家学者,否则就存在只宣扬片面观点的嫌疑。不仅央视的节目需要批判,几乎所有展现观点的节目,只要不办成辩论会的形式,就都要受到质疑。甚至办成辩论会还不够,因为,辩论也存在输赢的问题,万一,己方意见不占上风呢?可是,为什么己方意见就一定要占上风呢?
   
    有人说,打人者之所以选择这种暴力方式,是因为他不能有和阎崇年公开辩论的机会,是因为草根没有公开发言的权利。这其实是对什么是辩论,什么是公开发言的一种误解。辩论,是理性的论辩过程,是用观点,用论据,和不同意见的人论争,然后求同存异的过程。辩论,并不只有一种形式,并不是非要指着对方的鼻子,把唾沫喷到对方脸上,才叫辩论。如果反对者也象阎崇年一样,系统地研究过这段历史,也可以出书写文章,与阎崇年叫板,上不了百家讲坛,咱们江苏不是有万家灯火吗?在其他各个省市,不也同各种类似的论坛吗?电视还没有被央视的百家讲坛一家垄断吧?传统媒体没有,网络更没有。当年明月,不就是一个草根写手吗?不就是在网络上连载他写的明朝历史,然后出书的吗?要是打人者真想辩论,可以整理自己的思路,用各种证据说话,如果说的言之在理,自然会受人认可,用拳头说话,又能展现什么?要想辩论,要想扩大自己的声音,就要让自己的观点站得住脚,就要提高自己论辩的能力,而不是拳脚之术。
    
    言论自由是需要学习的,因为除了我们支持的言论需要自由,我们反对的言论也同样需要自由。辩论也是需要学习的,不是辩论的技巧,而是辩论的原则。辩论,是表达的过程,也是倾听的过程,是说服的过程,也是求同存异的过程。如果只想己方表达,不想倾听对方,只想胜利,不要妥协,只想同一,不想存异,那么,这不是辩论,这只是对言论的压制而已。 同时,还要尊重对方不愿辩论的自由。

    我们真的需要言论自由吗?如果我们还渴望言论自由的话,那么,我们无论如何不能成为自己痛恨的帮凶。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