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青时间》

南京新闻调频FM106.9

 
 
 

日志

 
 
关于我

马青,南京电台新闻频率主持人。 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节目播出时间:早上8点半首播,晚上7点40复播。 FM106.9

网易考拉推荐

谁来为"复出"做决定?  

2008-04-16 07:05:34|  分类: 我的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才讲了最牛公务员——那个80后的副厅级官员,有人说,美国不是还有18岁的市长吗?咱们这儿出个28岁的副厅级官员是好事儿呀。问题出在,18岁的市长是大家选出来的,自下而上;28岁副厅级官员是任用的,自上而下。18岁的市长要对选民负责,干得不好,可以不让你干。28岁的副厅级官员只对上面负责,他干得好不好,公众连知情权都未必能满足,又上哪儿监督去?

知情,是监督的底线。可是,让人困惑的远不只是28岁的年轻人到底干出了什么优秀的成绩被破格又破格,更让人郁闷的是,一位去年才因黑砖窑事件而受到撤职处分的副区长,居然静悄悄地又走马上任区长助理了。黑砖窑事件的余波还没有平息,还有一部分黑奴工没有找到回家的路,可是当初的责任人却轻轻松松地卸下包袱,重回仕途,东山再起。

段春霞,46岁,去年7月,因在黑窑工事件中负有领导责任而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撤销尧都区副区长职务的处分。可今年3月初,临汾市尧都区政府在未进行任何公示的情况下,突然任命其为区长助理。文件下发后,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有干部说,被撤下来的干部,在处分受限期没有结束又没有公示的情况下仓促任命,这会让群众怎么想?对党员干部的惩戒还算不算数?更有趣的是,当她被撤职之后,她任副区长时的办公室还一直归她使用,也仍然使用着一辆专车。只不过,在这段受处分期间,她换了一个工作方向,管起了临汾二中的建设工程。

官员受到处分后能不能复出?当然可以。事实上,已经有许多这方面的先例了,因松花江污染事件辞职的原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因非典去职的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和原北京市市长孟学农,以及因重庆开县特大井喷事故辞职的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前总经理马富才,后来都在新职位上履职。还有一个被舆论盯了很久,但也依然撼不动的人物——重庆彭水诗案干预司法遭处分的原县委书记,后来到重庆市统计局任副局长的蓝庆华。

有人说了,犯了错的人,还不让人改正了啊?当然得给人改正的机会。可是,一要看犯的什么错,二要看改了没有,三要符合程序,四要公平公正。同样是犯错受过处分的人,也是重庆的一个小学老师,就因为他的私德问题——一夜情而受过处分,就拒绝他成为公务员。如果我们把蓝庆华和这个小学老师的问题放到一处比较比较,一个为政一方时居然干预司法,制造文字狱,一个只是私生活不检点,两个问题谁更严重?谁更有损公务员的身份?更何况,干预司法只算是错误吗?可是,蓝庆华就换个地方照样做官,那小学老师却连公务员的门都跨不进。一位论者感慨说,普通民众连进广交会交易都要自证清白,开什么无犯罪记录证明,可是,对更应该严格约束的官员,却这样宽大为怀。对民严,对官松,这是什么道理?

可能会有人说,这不是一码事,不能放一处比较。真不是一码事吗?其实是一回事。制度约束,如果是自上而下的,那么,就是越往下越严苛,下级只对上级负责,下级依附于上级,这叫律制。而民主法治社会,制度约束应该是自下而上的,越往上越严格,在上者要对在下者负责,没有依附,没有仰仗,这才叫法制。

所以,人们质疑段春霞,不是因为人们不愿意给犯了错的官员机会,不是不同意官员复出,归根到底,是谁拥有决定权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