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青时间》

南京新闻调频FM106.9

 
 
 

日志

 
 
关于我

马青,南京电台新闻频率主持人。 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节目播出时间:早上8点半首播,晚上7点40复播。 FM106.9

网易考拉推荐

如果让拆迁办负责重建,还会有匿名者做“强拆”的好事吗?  

2008-03-31 10:30:59|  分类: 我的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水香老人住在苏州市吴中区郭巷街道,3月27日凌晨,几十名“身份不明”的男子闯入家中将她和老伴拖出屋外,随后强拆了房子。与徐水香同样遭遇的还有沈建方、陆素贞一家。被拆的这两座房屋已列入苏州市吴中区郭巷街道拆迁计划,但两家均未与郭巷街道拆迁办达成拆迁补偿协议。房子被拆,郭巷街道拆迁办表示不是他们干的,并不知情。

        又见强拆。又见寒风萧瑟中凄苦无依的居民。我们该说什么好?谴责?愤怒?拍桌子骂人?这些,在其他强拆事件发生之后,我们已经表现得够多了。那为什么强拆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因为没有人会为此负责,房子拆了就拆了,最多给点补偿。到底是谁拆的,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可是没人会认。
        是的, 警方派人作了笔录,街道派人来了解了情况,可是然后呢?吴中区郭巷街道拆迁办主任陆金芳告诉记者,沈建方和陆伟土两家的房子列入了街道的拆迁计划,房子早就应该拆掉了。不过发生在3月27日凌晨的拆房事件他并不知情,街道也不知情。陆金芳表示,尽管他们的房子已被人拆掉了,但接下来街道还会和他们谈补偿的事情,因为之前已经对他们的房子评估过了。记者随即问陆金芳具体的补偿金额,陆金芳表示会按政策来,房子大小不同补偿金额也不同。 瞧,现在连谈判也不必了,连协议也不必签了,因为房子没了,补偿款是多少,拆迁方说多少就只能是多少,连房子都保不住的平头百姓,又保住什么呢?
       到底是谁拆的?拆迁办说他们不知情。一句不知情,就把一切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不知道谁这么仗义,居然乐得为拆迁办做嫁衣,自己却什么便宜也不沾。可能吗?
        如果让拆迁办总是在这种匿名强拆事件中占尽便宜,那么,强拆事件就会层出不穷,任何禁令都解决不了。那些匿名强拆者也总是适时出现,而且永远也查不出身份来。我们换个思路来解决问题吧。昨天看了一条新闻,和拆迁无关,是英国教育部门发现,英国学校为了维持学校的总体成绩,和中国学校一样,喜欢开除差生,教育部门也不能硬性规定不准开除,于是,就想了个点子,凡是开除差生,就必须接受同等人数的,别的学校开除了的差生。这下,这些想开除差生的学校就得掂量掂量了。同样道理,拆迁办不是总在强拆事件中说不知情吗?不是被拆迁人总也找不到那些匿名强拆者吗?好,
如果规定,凡是被强拆了房子的人,都有权要求拆迁办把房子在原地恢复原样,然后再重头谈判,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这种匿名者主动为拆迁办做好事了。

         每次哪里出现一个钉子户,就有人说,就是这些人影响城市建设,就是这些人漫天要价。其实,我们仔细回顾拆迁的历史,到底是钉子户多,还是强拆事件多?到底是拆迁者强势还是被拆迁者强势?偶尔一两个钉子户,他们争取的也不过是自己的权益罢了,他们为此总要付出昂贵的代价,有几个钉子户最后获得了胜利的?即使以公共利益为名,也不能随意侵占私人财产,这应该是今天民主法治社会的共识,可就是有人至今仍然沿用专制社会的思维方式,固执地认为,只要是官家作出的决定,你平头百姓就只能顺从,你讨价还价,就是不顺从,就是不服管,就是刺儿头,就是钉子户,就是不为大局着想,就是自私自利。反正,这一类大帽子很多,每一顶都可以免费赠送。 
       还有人数学好,会做计算题,说钉子户影响了城市建设,造成纳税人多少多少损失,工程延误一天,就损失多少钱,等等。我数学不好,但是我却知道,这道计算题的逻辑起点不成立,所以这道题本身也不成立。什么叫工程延误?没有达成协议,工程就开工上马,难道不是决策者的决策失误吗?这和被拆迁者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们叫你开工的。这就好比,你看中人家家里的一个柜子,你想买了这个柜子改成桌子,可是人家还没同意把柜子卖给你,你就请了木工来,难道木工的工资还要算到柜子主人的头上吗?拆迁建设,是不是先天就正确?公共利益,是不是也没有任何可以商榷之处?我的感觉是,公共利益从来不是虚无缥缈的,公共利益也就是个体利益之和,没有个体利益的保障,又何来什么公共利益?公共利益不是靠谁嘴上说的,不是行政命令一下,就代表公共利益的,也不是多数人同意,就代表了公共利益的。有的地方曾用投票的方式来决定某个拆迁户的命运,这是很滑稽可笑的事。这是把民主看得太简单了,投票不是民主,涉及人的基本权利的时候,少数服从多数是不能成立的。比如,十个人面临危险必须牺牲一个人的生命,不可能让九个人投票来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 
       从古至今,从中到外,买卖自由,不能强买强卖,这是大家公认的道理。怎么一到了征地拆迁的问题上,这么朴素的道理就讲不通了呢?我既见过害怕拆迁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是因为补偿款不满意。也见过盼拆迁象盼过年的人,他们大多数是因为对补偿标准很满意。可见,能不能顺利拆迁,拆迁方占主要责任。别把不同意拆迁的责任都推到被拆迁人身上,大多数时候,他们没有选择。 
       没有选择,就没有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