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青时间》

南京新闻调频FM106.9

 
 
 

日志

 
 
关于我

马青,南京电台新闻频率主持人。 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节目播出时间:早上8点半首播,晚上7点40复播。 FM106.9

网易考拉推荐

你当你谁呀,这么傲慢!——记不住人脸的尴尬  

2008-03-12 11:18:24|  分类: 闲敲棋子落灯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就想说说这事儿了,这事儿一直困扰我。

        昨天在食堂,买了面条坐下吃,一同事端着她的碗坐了过来,问我是不是在想心事,近在咫尺,我居然没抬眼看她。其实我没抬眼不是因为我在想心事,也不完全是因为我又近视又远视,眼睛的度数太奇怪。而是因为我习惯性地在所有公众场合收敛目光。

        我到底怕什么呢?我怕的就是,我记不住别人的脸。

        当然,并不是很严重的那种,就是说,只要关系比较熟了,我是能够认出来的,但是,刚刚认识的人,我是全然分不清谁是谁的,我记不住他们的脸,脸和名字也对不上号,有时候,见过两三面,仍然不认识。这太尴尬了。经常在电梯里,有人跟我打招呼,我却完全不知道他是谁,路上也是。看着我一脸茫然,我猜,对方嘴上不说,心里头一定气个半死——你当你谁呀,这么傲慢!我很想解释,可又无从解释。

         去年去新疆,周围全是陌生人,跟我同屋的女孩儿——现在我们是好朋友——我硬是两三天之后才完全记住她长什么样,四五天之后,我才能真正分清同车的旅伴谁是谁,而另外一辆车上的人,我直到十天之后,才算脸熟,还不大能叫得出名字。好在,多年的修炼已经让我很轻松地用一些技巧掩盖了我的缺陷。比如,对所有人都保持微笑;比如,不叫名字只说“您好!”比如,通过简单的几句交谈,快速判断。可是有一回,我在路上,愣是谈了十句以上,也没认出那个热情的女孩儿居然是我高中同学。我差不多想土遁了。

        我先生对我这方面的迷糊很无可奈何,他本来抱着一线希望地问我,他会不会是例外。我却泼了他一盆冷水。当年,我们见了若干面之后,我仍然记不得他长什么样。他问我,我是靠什么认出他的。我只好实话实说,每次他都是到台门口来找我,不用我认,我一出来,他就迎上来了,所以从来没说破。他几乎崩溃地问我,现在是不是只要他不在我身边,我就会把他的脸忘了。

        我特别佩服我先生,他应该去做侦探的,他记得住所有人的脸,即使一张最大众化的脸,放到人群里就淹没了,他都能认出来。一次他到我办公室来,见了我一位女同事,他想了想说,两个月前,他在湖南路的一家眼镜店里见过她。我向同事求证,她很困惑我怎么知道两个月前她去买过隐形药水。我服了他了。

        我后来知道,我的这种毛病叫脸盲症。有脸盲症,对我的工作是有障碍的。因为新闻工作要跟人打交道,可是我却记不住别人的脸,唉——不过,我安慰自己说,我这绝对不算严重,最麻烦的据说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认识,每天早上起来,一屋子陌生人,那叫一恐怖。还有一个人,连自己的脸都不认识,若是一块大镜子前,有一大堆人,他必须做鬼脸,才能确定哪一个是他自己。想一想都头晕,每天早上一照镜子,镜子里一陌生人冲自己做鬼脸,哦——上帝!

        有科学研究发现,脸盲症并不象人们想像的那样发生在极少数人身上,事实上,全世界2——3%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面部识别障碍。

        原来如此。下次,你要是碰到我,我没跟你打招呼,或者脸上又露出了白痴一般的表情,请别怪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87)|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