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青时间》

南京新闻调频FM106.9

 
 
 

日志

 
 
关于我

马青,南京电台新闻频率主持人。 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节目播出时间:早上8点半首播,晚上7点40复播。 FM106.9

网易考拉推荐

什么是高雅,什么是低俗  

2007-10-29 13:24:16|  分类: 我的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近流行什么歌曲,只要去夫子庙就知道了,沿街的店面总是能很准确地把握住流行的脉膊,紧跟时尚。所以,一首歌只要成了夫子庙庙歌了,就说明,满大街的人都已经会哼上两句了。虽然我个人并不喜欢如今流行的网络歌曲,但也不能不承认,这些歌曲的曲调十分上口,旋律简单易学,特别容易传唱,而歌词由于比较通俗,甚至就是大白话,比如“老公老婆我爱你”之类的直白的爱情宣言,所以,很容易就被人们记住。但是,容易传唱和容易记住,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些歌曲能够成为经典呢?那倒不一定。一段时间里,它们可能很兴盛,但是要想成为经典,恐怕还需要更深的内涵。也就是说,这些歌曲因其粗浅和直白而获得流行,但也可能正因其粗浅和直白,而只能流行一时。

       可是,说它们粗浅和直白没问题,但是是不是一定低俗,这就得区分对待了。自古以来都有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俗曲滥调,比如韦小宝最爱唱的那个“十八摸”之类。但是,这一类曲调毕竟公开传唱的人少,古今中外,大多数人对什么是直奔下三路的,心里明镜儿似的。 

        但是,抛开这种明确涉黄的,其他歌曲,什么是高雅和低俗呢?这个标准就很难界定了。所以,当音乐家协会把这个座谈会命名为“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时,我就感到困惑了。并不是所例举的歌曲都不堪入耳,歌曲和歌曲之间是有区分的,其实,不同的人对低俗的标准界定是不一样的,就是座谈会上的音乐家们,恐怕也未必就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来。就如,有人举出了《两只蝴蝶》,可是这首歌最多只能说通俗,怎么也还轮不到恶俗吧?这首歌和那首歌名为《放屁》的歌,恐怕是不能等量齐观的。

       基本上我们都记得当年李谷一受到的待遇,《乡恋》被视为靡靡之音,她本人为此受到了封杀和抵制。苏小明也被批评过“格调不高。我们再往上还可以追溯。《红楼梦》里,贾宝玉和林黛玉共读《西厢》是多么雅的一件事,可事实上,他们二人是必须偷着看的,因为《西厢记》在当时是淫书,林妹妹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引来了宝姐姐的好一番教导,而贾宝玉对紫鹃说的那句“若与你家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算俗还是雅呢?再说《天仙配》中的“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夫妻双双把家还”算是雅还是俗呢?

        音乐家阎肃的发言让我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他说“我很担心自己的孙子孙女,他们现在十多岁,很容易接触到这些东西,很顺口就能唱出那些恶搞的网络歌曲,甚至其中还包括恶搞我的作品。孩子们就是觉得好玩,在分不清好坏的情况下灵魂就受到了污染,再过30年等到他们成为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时,我很担心这些影响还会在。”这番话可以看出一位老艺术工作者对年轻人的爱护之心,但是,这番话恰恰也说明了一个问题:连老艺术家们的孙子孙女,都不爱唱他的歌曲,这是为什么呢?是什么让今天的孩子做出的选择?或者说,是什么让今天的市场做出了选择?难道真的是因为大众的欣赏品味总是自甘堕落?葛优那句广告词是怎么说的来着?“我还是相信群众”。

        坦白说,我不大喜欢这种刻意区分高雅与低俗的心态,不喜欢那种把自己摆在一个高雅的位置,似乎要救大众于水火的精英姿态。如果音乐家们能不断地创造出美的音乐,动听的旋律,给人们提供多元选择,这才真是他们最该做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1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