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青时间》

南京新闻调频FM106.9

 
 
 

日志

 
 
关于我

马青,南京电台新闻频率主持人。 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节目播出时间:早上8点半首播,晚上7点40复播。 FM106.9

网易考拉推荐

变脸也需变变脸  

2007-09-17 21:53:23|  分类: 我的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变脸又起风波。曾金贵,湖南湘剧演员,曾经声称,通过自己的摸索和研究,破译了川剧中的变脸绝活。现在,又是他,公开授徒,而且教的是一名法国女弟子。在川剧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行规,变脸绝技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曾金贵的自我研究和开门授女徒,算是将这个传统彻底颠覆了。四川变脸大师彭登怀认为,这非常不妥,是对变脸艺术的一种伤害。

 

坦白说,彭登怀的反应让我颇不能理解,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媒体报道有误。当年那个被变脸界视为“叛逆”的彭登怀,怎么会认为开门授徒是对艺术的伤害?当年,正是彭登怀做出了不少有违“祖宗家法”的事。90年代初,他就应一位商人的邀请,把变脸的绝活搬进了商业演出,他还第一个办起了变脸指导班,又收了香港明星刘德华为徒。这些举动,哪一个不是冒川剧的大不韪?可是今天,却听到他对曾金贵的指责,一如当年川剧界老前辈之于他。

 

变脸究竟有多神秘?其实,那就如同魔术一样,魔术人人可学,区别在于不同级别的表演者对技巧的掌握程度。比如大变活人的魔术,人人都知道一定是有曲径暗通,可是,巧妙就在于那速度、那手法,让你瞪大了眼睛都瞧不出破绽来。变脸也是一样,它的技术并没有深奥到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地步。曾金贵可以自学成才,旁人也可以。只不过,寻常人即使知道了机关也没用,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大卫克波菲尔,也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彭登怀的。据说,刘德华用了四年时间才学会变6张脸。绘画,也是人人都可学,可是,只有一个达芬奇、只有一个凡高,只有一个毕加索。钢琴,也是人人都可弹,可是,有几人能弹出天籁之音?

 

我同意有川剧变脸王之称的王道正的说法,变脸,离开了川剧,就只是一门杂耍,而不是艺术。这话的意思可以理解为,仅有指法,那只是弹奏,而不是音乐。仅有技巧,那只是涂鸦,而不是绘画。

 

我十分支持也能理解川剧界对变脸艺术进行保护的迫切想法。可是,怎么保护?保护,不等于保密。当年的所谓“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传统,是有时代背景的,一来,是重男轻女的思想,男孩儿才有资格继承家业,女孩儿将来都是外姓。二来,那会儿还有“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说法呢,都学会了,就没什么了不起了,没有神秘感,就没有观众,没了观众,就没了市场。变脸的神秘,从某种程度上说,其实是人为的。它要真的是难度极大的绝活,那还怕别人轻易就学会了其中奥秘吗?越是需要藏着掖着,就越说明它的手法本身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真正了不起的,是结合了变脸技巧的戏剧表演,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辛苦付出,是为了让艺术传承下去的诸般努力。变脸技术,不就是30年代川剧创新的结果吗?没有创新,就没有生命力。死守着祖宗留下来的那点压箱底儿,又能守多久?

 

当年,在争论变脸往何处去的时候,彭登怀毫不讳言地说自己是将变脸推向市场的第一人,他还说过:“现在民间流传也好,外国人变脸也好,我要说‘不要紧张’!”他认为,传统观念、门派观念不可取,如果被这些束缚,“怎么能让我们国家的艺术发扬光大?” “如果变脸从川剧中脱离出来后能让更多人了解川剧、关注川剧,这又何尝不可?”

 

他的话,犹言在耳,只是这番慷慨陈辞,怎么到了曾金贵这儿,就不适用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3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