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青时间》

南京新闻调频FM106.9

 
 
 

日志

 
 
关于我

马青,南京电台新闻频率主持人。 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节目播出时间:早上8点半首播,晚上7点40复播。 FM106.9

网易考拉推荐

瘸腿的小黑狗,你现在在哪儿流浪?  

2007-09-16 22:24:12|  分类: 闲敲棋子落灯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从妈妈家出来,看到路边有一只年幼的小黑狗,它一瘸一拐地走着,走两步,就停下来舔舔右前爪,很可能那是它瘸腿的原因。两个大学生从它旁边经过,它突然欢快起来,紧跑了两步,似乎想跟上去,可是受伤的腿又走不快。两个大学生扭头看了看,笑了,一个对另一个说“它在跟着我们”,另一个又象对人说,又象对狗说“跟着我们干嘛”。小狗停下了,用恍惚的眼神看着远去的背影。

  我和猪走了过去,小狗的尾巴猛烈地摇动起来,小心翼翼地靠近我的脚边,轻轻地嗅着我的脚后跟。我坐在了路边的石凳上,它就静静地伏在旁边,把下巴搭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爪子上,呼吸缓和而均匀,仿佛它是一只家养的宠物,刚刚进食了一顿美餐,现在被主人带出来散步似的;仿佛被我呼唤一声,它就可以快乐地回到温暖的家。

  可是,它没有家。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它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我们在这里偶遇,然后即将各自分开。

  我能给它的,只是一个短暂的梦。狗狗的表情和动作总是很丰富,虽然没有语言,却能够表达出强烈的愿望。我知道,此刻,它的愿望就是一个爱它的主人,一根牵挂它的狗绳,一个舒服平静的小窝。

  我很想摸摸它的头,再挠挠它的下巴,这是平常小肥和小胖最喜欢的宠爱。可是,我不敢。我不是怕它咬我,是怕从它的身上带回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传染给小肥小胖。在这种时候,我突然可怕的自私起来,连一个爱抚,都被我吝啬了。

  猪去买了一块清水蛋糕,拿回来掰碎了,喂它吃。它腼腆地小口小口地吞咽。也许一根火腿肠更合它胃口吧,可惜,周围的小店没货了。

  我想带它走,就象当年救助福娃,可是,我不知道此时温驯的它,会不会理解那个套住它的编织袋。当年福娃被我们装进袋子的时候,也曾激烈反抗过。当时,猪每天都去喂它,获得了福娃完全的信任,而对我,福娃则表现出天生的依赖。就是这样,我们带它走的时候,也十分困难。而眼前的小黑狗,只有一面之缘,我不知道,它的智慧是否能让它理解什么样的捕捉是救助,什么样的是伤害。

  我不能一直坐在那里,猪的助力车车胎坏了,正在修理铺补胎,现在该去取了。小黑狗没有跟上来,仍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忧郁的眼神让人心碎。我和猪商量怎么才能把小黑狗送到平安阿福去,可是,等我们取完了车,再骑回原地,它已经不见了,只剩了一地蛋糕碎屑,也许还有破碎的信任,只是我们肉眼凡胎,看不见。

  它现在在哪儿流浪?它的腿还疼吗?

  我很难过。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